翻譯與文化引介

當一位譯者在考量某個詞彙的翻譯時,必須一併考量原作者本身的文化背景,以及自身語言的文化背景,如此才能得出好的、如實呈現的翻譯。

以 Weblate 為例,翻譯編輯器除了一般模式外,還有一個提供譯者心識狀態更專注於翻譯的 Zen mode;另外,翻譯專案下也提供一個 Insight 項目向內觀看專案下的大略樣貌,像是翻譯的歷史、活動、統計數據資料等。

如果譯者稍微瞭解近期佛教發展的動態,便知道作者可能有過內觀禪修的相關體驗而特意採用,如 Insight 是內觀禪修很常見到的英語用字。因此,這裡的 Zen mode 我將之譯為「禪心模式」,Insight 直接對應為「內觀」。

說穿了,今日若有譯者認為 Insight 此處不該譯成內觀,打算依照自身理解與此處作用去描述它,例如改說是「概觀」、「數據統計」諸如此類,等同指明他不懂相關的文化背景脈絡,亦不打算深入瞭解,只想以自身見解自行解釋。這樣一來就不是翻譯,而是他的個人改作。

========

磅蛋糕,出自嘉義的「自由が丘」小店

再來曾見到網友討論 breadcumb 的翻譯,抨擊不應該直譯為「麵包屑」云云。

其實,如果譯者慧根夠,就會知道作者採用此字眼的典故出自耳熟能詳的童話故事——糖果屋。糖果屋的故事在臺灣同樣廣受歡迎,幾乎眾所皆知。讀者多半看見這個字眼後,稍微動點腦筋就會想到糖果屋,心中立刻會有相應的概念浮現出來,這也就原作者採用這個字眼的用意。

在這個案例中,甚至可以說兩個語言間的文化脈絡是互通的,若另外譯為諸如「網址導覽指引」之類的詞語,無異畫蛇添足、畫虎不成反類犬,連直譯詞語能提供給讀者的暗示資訊和秒懂時的會心一笑都辦不到,屬差勁的翻譯。

========

另一例則是先前討論過的 bug、patch,這都是有典故的,請見我先前的這篇文章。因為有典故,後來約定俗成,就變成英文的「成語」,用 bug 借代為程式碼中的錯誤,用 patch借代為程式碼的修正。

在這個案例中,唯有將 bug 和 patch 翻譯為臭蟲和補丁,才能如實反映出原文語言中的背景文化,並且將這個文化像是搭橋一般介紹到譯者的語言文化中。若超譯為「程式碼錯誤」、「程式碼修正」,雖然也能讓讀者瞭解,但譯文卻丟失了原文中背後的文化脈絡菁華,只剩糟粕。甚至,讓譯者語言文化衍生出新的、無法解釋的問題:為何程式碼錯誤的圖案是用蟲子?為什麼程式碼修正的圖案是貼布?

只有將 bug 和 patch 如實翻譯,才能將原文世界中的用語文化引入譯者的語言文化中。好奇臭蟲和補丁為何的讀者,自會去探查原因,進而瞭解這些約定俗成用語的典故,達成譯者應該做的文化橋接目標。譯者必須意識到,所謂翻譯,除了翻譯本身外,還負有打造自身語言文化的責任(註:因為翻譯領域多半是自身語言文化中尚缺乏、未成熟、正在擴展的新版圖)。

========

如果譯者無法盡可能表達出原作者所想表達的,那麼比起翻譯,更像是用自己的話說一次,也可以說是「超譯」。是故,不同的譯者會有不同的翻譯,而不同的翻譯都可視為不同的「創作」。根據譯者自身程度而定,貼近原作的緊密度就會有所差異。

而好翻譯的評判標準呢?就是用原語言和文化的眼光,去看翻譯是否貼切。去想像作者今天如果同時間也能流暢地講國語、寫中文,那麼同樣的句子他會怎麼說?以這樣的脈絡去思考,才能改善譯作貼合原作語言、文化的程度。

題外話,另一種譯法是「漢本位翻譯」,就是作者今天如果突然不會自己的語言,也不懂自己的文化了,卻說得一口好國語、寫得一手好作文,還懂各種漢人的風俗文化,那麼同樣的句子他會怎麼說?

我個人觀點認為,當翻譯失去文化引介的作用之後,就算不上「翻譯」了,而另屬於大規模「改作」範疇(註:中國歷史上失敗的自強運動核心採用類似觀點,即中體西用,以中國傳統的思想、文化、制度為根基,引進並應用西方先進的科學和技術的想法)。

上述為個人淺見,僅供有心於精進翻譯的譯者參考。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感謝有您——個人自由軟體參與回顧

論 Render 翻譯(算繪/演繹)

poedit 基本使用教學與 po 檔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