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5日 星期一

2016/12/02 於成大資工系演講主題《自由軟體運動與社群專案》

下載資源下方連結的這份 PDF/ODF 混合式文件是個人於成大資工系「自由軟體開發與社群發展」課程所演講的投影片。

個人著作部分之授權為 CC-by-SA 3.0。
本投影片所用之 Logo 或商標皆為其所屬機構或單位所有
BabyGNU 與 BabyTux 圖片採 CC-by 4.0 international 授權,作者 Nicolas Rougier
Xerox 雷射印表機圖片,合理引用,取材自 http://aaramtechserv.in 網頁
鳥飛翔圖片 Free as in fly,CC-by 2.0 generic,作者 Nagy David
握手圖片 Shaking hands,CC-by 2.0 generic,作者 Chris-Håvard Berge
法國七月革命,Public Domain,作者 Jean Victor Schnetz

下載資源

自由軟體運動與社群專案

線上看


ibus 的 GNOME Shell 整合(Gjs)小缺陷

例如有雙螢幕,當輸入字句在螢幕邊緣時,候選視窗會順著延伸螢幕的所在位置連續跨過去,但事實上這兩個螢幕可能不完全實體上相接(例如螢幕+投影機的案例),這樣要輸入什麼根本看不到…

理想上要讓候選單的畫面單獨留在視窗所在的同個螢幕下才對,不應該順著延伸跨過去的。

先記錄下來,未來有時間報隻臭蟲…

2016年10月30日 星期日

為什麼自由軟體?為什麼 Linux 桌面?

自由軟體

  1. 自由的價值:不被特定廠商、規格束縛,有自主性
  2. 實質平等:不分你我(資訊科技社會之基礎建設、公共事業)
  3. 成品共享
  4. 人群共創

Linux 桌面

  1. 自由軟體生態圈的根基(推動自由軟體、自由內容的最佳載體和平臺)
  2. 人人都可以自由使用、自由研究、自由分享、甚至透過一己之力作出改變
  3. 多元、充滿各種可能(軟體之寶庫、重拾使用電腦的歡樂 Put the fun back into computing)
  4. 操之在己的電腦,自己的運用自己決定(包括隱私)

背後的精神體現

  • 共創共享;共生共榮
  • 法國大革命精神:自由、平等、友愛
  • 佛教覺醒之道:無我
  • 南非 Ubuntu 精神:I am what I am because of who we all are.
  • 《鋼之鍊金術士》:一為全、全為一
  • 《龍族》:我不是單數
  • 《君の名は。》:結び(むすび),將繩線連結起來的是『結』,牽起人與人之間關係的也是『結』,時間的流動也是『結』,全部都是神的力量。我們製作的結繩,也是神明的作品,體現了時間的流動,聚在一起成型,扭轉、纏繞,時而返回原路、或者斷裂,接著又再聯繫一塊,這就是所謂的『結』,是所謂的『時間』。

 受自由軟體精神影響衍生出的專案

1. Creative Commons (inspired by GPL)

受開源軟體開發方式影響而衍生出的專案

1. Mozilla (influenced by The Cathedral and the Bazaar by Eric S. Raymond)

受去中央精神影響衍生出的專案

1. Git
2. BitCoin

類似的開放文化專案

1. Wikipedia


後記

最近發現《來用 GNU/Linux 吧!》這個網站,簡要描述了許許多多我深感認同、且覺得重要的觀點。 突然發覺這個網站上的內容太過基礎、重要,而且淺顯易懂,所以要好好推廣出去讓更多人知道才行。

我透過前個週末匆忙初次校對一遍,把「大多數」翻譯有問題的地方都修正了,剩下的錯誤就要靠各位關注者的眼睛了!

With enough eyeballs, all bugs are shallow!

2016年10月29日 星期六

自由暨開源軟體與商業小探討

著名的自由暨開源軟體商業服務公司

1. Red Hat
2. Canonical
3. Novel
4. IBM

著名的商業應用案例

1. Android (利用 Linux 為核心,以及其他自由暨開源專案)
2. iOS (利用 Darwin 為核心,以及其他自由暨開源專案)
3. Oracle (利用各種自由和開源產品)
4. Facebook (起始於 LAMP 架構,並開發且利用各種開源專案)
5. Yahoo (創業時利用 FreeBSD 架服務)
6. Whatsapp (利用 FreeBSD)

商業討論

用語解析

問:什麼是商業?
答:簡單說就是以「營利」為目的。

問:什麼是商業軟體
答:營利的軟體、用於商業服務的軟體,包括付費自由軟體專有軟體

問:自由軟體的反面?
答:專有軟體

問:免費軟體?
答:免費的專有軟體

問:付費軟體?
答:付費的專有軟體

問:為什麼自由軟體不能以「免費軟體」或「付費軟體」來稱呼?
答:因為自由軟體的授權允許散佈者自由地向收受者收取合理的費用,因此不一定可免費,也不一定要付費,端看散佈者而定。這個概念類似薛丁格的貓,要打開觀察才知道貓是生、是死

問:專有軟體與自由軟體的主要差異?
答:並非價格,唯授權、開發方式不同而已。

自由軟體並不反商、可以販售,常見作法

  1. 購買制
  2. 期費制(定期付費以持續取得軟體或軟體支援服務)
  3. 雙授權制(若改作想封閉源碼就必須付費)
  4. 自訂價、樂捐、基金會、周邊商品
  5. 群募專案、獎金懸賞

專有軟體透過免費化營利,常見作法

  1. 免費防毒軟體(擴大 user base,提升轉換率、吸引購買正式版)
  2. 免費作業系統(作業系統即販售平台,賣加值服務,如 MacOS 或 iOS 上的 Apple Music、iCloud、App Store、iTunes⋯等服務)
  3. 學生授權免費(掌握未來客戶群、提升轉換率、吸引購買正式版)

小結

軟體免費與否乃營利手段之一,並無關乎商業模式是否能保證盈利。

未來趨勢

常用軟體、服務期費化(資源的概念,如天然氣、電視、網路、電話)

  1. Adobe CS
  2. Microsoft Office 365
  3. Amazon Prime
  4. Apple Music/KKBOX/Spotify
  5. iCloud/Dropbox/Amazon Umlimited Drive

自由暨開源軟體期費化?(推想)

免費、付費都得到相同的軟體,而付費有軟體基本支援服務、教學服務⋯ 等。

自由暨開源軟體是防止壟斷的解決方案、自由競爭的基礎建設

任何新進入競爭的單位都能站在前的人肩膀上,利用自由暨開源軟體打造出新產品投入競爭,進而避免專有軟體廠商在該領域的壟斷。
  1. 瀏覽器(如 Opera 和 Vivaldi 採 Blink 引擎開發新的瀏覽器投入市場)
  2. SteamOS(以 Debian GNU/Linux 為基礎改造,打造新的遊戲硬體與平臺)

2016年10月16日 星期日

邁向永續的臺灣桌面應用自由軟體在地發展

 ─ 談跨專案的 L10N 專案、L10N 社群經理 (Community Manager)、和專職貢獻者

(長文慎入)

因為自由軟體的共創共享,不分你我是何人精神而喜歡上自由軟體,因此個人滿在乎桌面應用自由軟體的在地發展的,尤其是 Linux 桌面領域的永續發展。想讓 Linux 桌面有朝一日能飛入尋常百姓家。

然而 Linux 桌面領域的基本中文資訊處理,不管是介面翻譯也好、字型顯示也好、文字輸入也好,總是處在堪用邊緣。每當有不錯的進展後卻又乏人問津,導致實際成品上的支援衰落。

翻譯

以個人翻譯經驗為例,可能軟體前一版有時間大幅度完成翻譯,但之後貢獻時間不足或關注項目轉移後就又開始缺失了,目前最為明顯的例子是 LibreOffice。雖然以往 UI 部分我都能衝上 100%,但如今開始職業生涯後,往往回家不是要準備報告,就是一陣疲累,全無動力、心力再去處理翻譯。只要任何的自由軟體專案越來越成熟專業複雜,每次發表新版都會有大量字串,業餘的有經驗貢獻者已越來越難在有限時間下趕得上進度,更何況同時維護多項專案翻譯?

找不到人維護的專案,或許就只能默默等候有心人的出現了吧!志願者貢獻或許多少會有,但如今各大軟體專案這樣成熟的情況下,即使是使用人數最多的 Ubuntu 來看,本次新版 Yakkety 也多只能見到老面孔的貢獻。現實是 Ubuntu 中文翻譯團隊首頁的加入要求,也只是請有心協助翻譯的朋友「在申請成員資格前,請先寄信到郵遞論壇告知願意遵守目前的翻譯規範」,但卻常常只見到加入要求都沒看的熱心朋友路過,手癢按一下申請鈕而已。

字型

字型顯示方面自從 Adobe 和 Google 合作推出的思源黑體/Noto Sans CJK 推出後,廣被各 Linux 散佈版使用,目前 Fedora、Ubuntu、Chakra 等預設的無襯線體中文對應都已經是思源黑體/Noto Sans CJK。

雖然 Sans-serif 無襯線體已有良好的開放字型對應,但 Serif 襯線體、Monospace 等寬字還沒有。目前即使沒有如思源黑體這樣全尊重各地規範寫法的 Pan-CJK 字型,仍還有開放的中文襯線體如 AR PL UMing/全字庫宋體、等寬字體如思源黑體 HW/文泉驛等寬微米黑/文泉驛等寬正黑可用,一樣可以透過設定檔去套用(註:思源黑體 HW 新推出不久,目前還沒有看到等寬字的套用,依然多透過直接拿中文字型去綁 Monospace 的做法,但這樣無法得到中文字為西文字兩倍寬度的等寬字型效果)。

目前中文字型設定會遇到的最大問題,大概發生在 Fedora 上,因為 Fedora 的 i18n 開發者認為「中文字型不區分有無襯線」,所以將中文的 Serif、Monospace 都對應到 Sans-serif 去,更有畸形的「每個中文字型都附帶 fontconfig 檔宣稱自己是的 Sans-serif、Serif、Monospace 候選第一位」,所以你只要從官方軟體庫裝多個中文字型絕對保證中文字型的顯示混亂,不一定看得到目前擬定的預設中文字型思源黑體… 個人反應後因為無法提出深據説服性的證據,也無多少人懂這塊領域沒獲得多少人支持,因此改善未果。

輸入法

以輸入法應用而言,各大 Linux 散佈版本的預設中文輸入法從 XCIN 後,歷經 IIIMF、SCIM、IBus 等的更迭,也不斷地歷經堪用、好用、堪用的變動。即使是 2016 年的今天,ibus-chewing 仍存在許多輸入問題,即使 Facebook 上的留言欄位打字都十分艱苦。少部分 Linux 散佈版還繼續預設採用 SCIM,例如 Debian 和 OpenMandriva,但輸入表現卻比 ibus-chewing 穩定許多。至於 Fedora 則從 ibus-chewing 轉換到 ibus-libzhuyin 了。

而來自臺灣的 gcin 和中國的 fcitx 也一同發展。gcin 雖仍有許多愛好者,但使用分佈多僅限於臺灣本地,還有並非預設輸入法更使得採用者越來越少;加上缺少軟體打包者,甚至 fedora 上已無法透過官方軟體庫取得 gcin。

至於 fcitx 目前已取得不少 Linux 散佈版預設採用,例如目前最多使用者的 Ubuntu、和開發者 csslayer 本身採用的 Chakra 等都預設使用 fcitx。fcitx-chewing 主要由 csslayer 開發,雖不及 Windows 平臺上的新酷音或 PIME 好用,但輸入文字上幾乎不會遇到問題。

但這裡我還只是提到新注音類輸入法而已,更別提倉頡、行列、無蝦米的使用者了,我認為長期忽略的情況下,很可能不是「開機即用」或「點個滑鼠幾下就行」的方便程度。

談永續發展與得到的回饋

為何如此多年來桌面應用端的中文環境上仍會持續遇到這些問題?等這批時常貢獻者倦了、累了、或忙了而離去之時,後續要怎樣長期維持住基本程度的中文支援呢?

當然,志願貢獻,投入時間長短都看緣分,後繼無人有的是。因此常聽人說「反正自由軟體本來就是這樣,你又不能要求什麼」,但我認為是整體生態不夠成熟,一個「無法永續經營的在地自由軟體發展」才是這樣。當一個自由軟體專案夠成熟,廣受使用,就會有力量驅動它永續發展,去守護最低限度專案運作的人力、物力,以免未來無以為繼。例如有 Blender 基金會在維護 Blender 的發展、GNOME 有 GNOME 基金會、還有 The Document Foundation 在維護 LibreOffice 等。

而就在地化 L10N 這件事情上來看,是沒有區分自由軟體專案的。即使某個自由軟體專案乏人問津消逝了,若有新的、同地位的自由軟體專案誕生,我們都依然需要在地化以確保它可以符合在地使用需求。我認為這可以將這整體視為一個「追求永續發展的臺灣桌面應用跨自由軟體專案」,我將之名為「l10n-tw」,粗略發想的專案宗旨為「幫助讓任何自由暨開源軟體專案對臺灣使用者來說更加好用、友善」 ,以及 l10n-tw 宣言。但畢竟根本還沒成型,所以也還沒和大家討論這樣的宗旨是否合適,或許等到同意、理解這個理念的人到達一個程度再說也不遲。

所以我在 github 上開立了 l10n-tw 的 team 和 repo ( https://github.com/l10n-tw ),目的就是要以專案的模式去實現這樣的想法。

為了方便即時對話溝通,也在 Telegram 上設立了對應的 l10n-tw ( https://telegram.me/l10n_tw ) 群組、和 Linux 桌面應用中文事業 (https://telegram.me/linux_desktop_tw) 群組。

郵遞論壇方面,可能繼續沿用既有的 chinese-l10n@googlegroups.com 來溝通。IRC 則是 #l10n-tw channel on freenode。

「能不能想個辦法讓臺灣桌面應用自由軟體的在地化可以永續發展下去?」這是我從畢業後這幾年來一直在思索的、試著解決的問題。因此曾經反復讀了《社群藝術》兩遍,就是為了瞭解國外的經驗、一位前 Ubuntu Community Manager ─ Jono Bacon 帶領 Ubuntu 專案社群的經驗。

他的經驗概略可以簡單整理成:找出專案明確宗旨、設立實作目標、降低參與門檻、定期檢討貢獻流程、吸引貢獻。

我覺得當時最需要的就是降低參與門檻,於是和朋友一起構思了 L10N 支援站,想要做成靜態網站放上所有已經參與各大桌面應用自由軟體專案的相關 L10N 參與知識、貢獻流程,甚至是維護一份術語「參考對照表」,讓翻譯者斟酌時都有個依據,期待最終能讓任何人只要會查表、看得懂句義,就能把句子翻得差不多。然而因個人入伍服役、加上退伍後馬上投入工作,時間因素使這些構思都還沒一撇,弄不出個樣子來。chinese-l10n 上的朋友們如果看到這裡,還請見諒,我空口說白話了好多年…

除了這個支援站外,我也陸續寫了一些發展目標,但可惜的是當前只有我本人在意我所列出的目標。畢竟在臺灣,熱門的自由軟體應用都是可以商業化的東西,看看今年 COSCUP 的議程對此已無著墨太多,反應出當今重視「自由軟體桌面應用」這塊領域的人大概已少數。除了得不到共鳴外,當然也不乏提出疑問的,例如「L10N 不包括軟體的中文支援吧?那應該是 I18N」、「寫這麼多目標讓看得人壓力這麼大,看到有這麼多東西等待發展怎麼會有意願參與」、「所謂他人的實務經驗代表的是別人會成功你不見得會成功啊」等。至於跑去 ubuntu-tw 談了一下我改善整體臺灣 l10n 環境的想法後,得到「有必要弄個 l10n-tw 嗎?這些事情不就是 tryneeds 在做的?」、「為什麼要把 ubuntu-tw 拉到你構想的 l10n-tw 下?這樣可能打散原有社群結構吧,我覺得應該要凝聚社群本身的參與而不是打散社群開來。」等等回應,無疾而終。

最後,因為確實只有我個人對這件事特別執著,開始想如果我未來真的沒時間弄自由軟體貢獻,那這些目前的貢獻成果如何接手?如果無法競爭到貢獻者的時間,不如想想在現有環境下要怎樣爭取到既有貢獻者參與的時間?除了學生這類相對不需要擔心生活資金的貢獻者外,若想獲得其他業餘貢獻者投入,或許長期的基金贊助、或額外的貢獻賞金會是個辦法。
畢竟臺灣的工作環境不是很友善,工時長、假日少,下班後其實不見得有心力、有興趣再做貢獻(如本人的案例);正是因為競爭不到在乎這些層面的貢獻者之時間,所以才會想怎樣去爭取其他貢獻者的時間,或是利用僱用的方式去請有經驗的貢獻者持續貢獻而不用擔心沒錢生活。

其實自由軟體只是種軟體的開發模式、授權方法,自由軟體並不反商,而是很需要商業支持。太多認為「自由軟體就該免費」或「反正就是可以免費使用的軟體,別跟我提什麼這是自由軟體的不是免費軟體的,那不是我的重點」等錯誤觀念與想法,反而遏阻了自由軟體的發展,也讓不少自由軟體專案募不到可以繼續發展下去的資金。如果有周邊商品、或相關贊助方案能讓使用者、支持者知道,自由軟體的開發其實是有成本的,而成本需要大家的支持。我認為這會是一件好事,能讓臺灣的自由軟體推廣往正常的方向發展,而不是到處流傳的「自由軟體可以降低成本,但卻是沒有支持的測試版」這種錯誤見解。

於是我把資金想法去和我認為可能有辦法的朋友分享,最後得到一些像是「這些想法都很好,只是沒有人去做」、「我總是呼籲大家不要只是想想,盡量動手做。也可以說是千里之行始於足下」這類的回饋。畢竟「誰在乎,誰痛苦」,而目前這檔事似乎就只有本人在乎,要麼就是完全算了乾脆用 MacBook 作桌面花錢讓商業公司幫我煩惱在地化問題,一如 Dolphin 貢獻者的離去 (http://ppenz.blogspot.tw/2012/06/dolphin-21.html);要麼就是業餘狀況下,繼續花時間花心力,從我能做的一步一步做做看,即使我所能貢獻的時間有限、我所擁有的能力與資源很少。

所以我自行開設了 l10n-tw 組織 BountySource 計劃 ( https://www.bountysource.com/teams/l10n-tw ),徵集賞金,期許哪天可以透過賞金的方式解決多項亟需解決的中文問題。我自身每個月會投入 10USD 在這個計劃上。此外,也和軟體自由協會談能不能協助社群募款供社群使用,例如 fedora-tw ( http://fedora.linux.org.tw/donate/ ) 的部分,就是我以 fedora 大使的身份去談的,這一年多來在各場合上推廣這個贊助管道,至此 fedora-tw 約募集了六千元,已有二千拿去壓製 f24 的推廣用 Live 光碟;另外 l10n-tw、libreoffice-tw 的部分各集到了二千元。 

最後,不管我兩年 PGY 訓練完成後的未來到底還有沒有時間繼續貢獻自由軟體,都來談一談我對這塊領域永續發展的根本想法吧!一切隨緣了。而寫下這篇,只是當純紀錄本人這段歷程與想法,供有興趣的人看看,或許甚至笑笑我的虛妄吧!我只是懷抱著希望不管你的身份背景為何,任何人都能自由應用開箱即用的 Linux 桌面系統的一廂情願。到時如果真不行的話,還請有為、有熱誠、對此有興趣的後進,能協助這個理想走下去。
 

期願中的永續運作模式

一個跨自由軟體專案的 L10N 專案、L10N 社群經理 (Community Manager)、和專職貢獻者,這三者我認為缺一不可。

有了跨各桌面應用自由軟體的 L10N 專案,就可以集中資源去處理各 L10N 領域,包括共享的參與流程記錄、共同的討論平臺、共通的術語參考表等,有興趣的人也只要到一個站臺學習相關背景知識、一個討論平臺就能和所有相同領域的 L10N 貢獻者討論。剩下那些不能通行四方、專案自身獨有獨享的貢獻項目,就回到專案自身的溝通管道與既有園地去,例如專案內的工作協調、參與流程討論、相關活動舉辦等。

既然跨多個自由軟體專案,就會有許多協調或收入專案中為其籌劃的事情要做,總需要有個人出面,而這個人約莫是 L10N 社群經理的角色。他去找尋熱門的、有潛力的自由軟體專案,和專案既有的貢獻者分享目前有的共享資源,或是和 l10n-tw 下的貢獻者推薦有個自由軟體專案不錯可以關注。他去找手邊可用的資源,去協助各個自由軟體專案的在地發展;他去找可能的人,談談能不能幫忙填各種陷落的坑。他定期去和貢獻者一同探討各種貢獻上的瓶頸,去改善各項參與環境。他協助舉辦活動、不時分享社群訊息提高大眾關注。諸如此類的事情。(註:有興趣請參考《社群藝術》,原著為 Art of Community, by Jono Bacon)

在當今的工作環境下,要爭取到業餘貢獻者的貢獻時間甚是困難,尤其 L10N 領域更是一項耗費時間、精力的長期工作。常見的自由軟體專案「投入時間」惡性循環就是:作者用閒暇時間開發,以自由軟體授權發佈 => 但只用閒暇時間開發,因此程式的臭蟲問題無法迅速處理,而且自由軟體的特性讓作者幾乎無法獲得額外收入 => 一些使用者因為程式問題久久未修而失去興趣甚至口出惡言,也因為忿恨心起當然無意樂捐給作者 => 作者只能用正職養活自己再說,有閑暇時間再把自由軟體開發當副業;或是累了倦了就此離去。這就是為何許多專業的自由軟體專案,都需要有公司、有基金會、不斷籌募資金,才能守護住最低發展人力物力,並且長遠發展下去的主因。

而隨著各桌面自由軟體專案規模越來越大、越來越複雜,單打獨鬥的業餘貢獻越來越難以支應現在的發展,大家有各自的工作、家庭、生活,能勉強維持住現況已經是最好的,只差不要一直走下坡而已,我是這麼認為的。如果說想要用一句話來表達當下的臺灣桌面應用自由軟體在地發展,我所體會到的感覺類似「困獸猶鬥」。或許能夠有專職的、有經驗的貢獻者協助,去補目前社群的不足會是最好的。

以上個人淺見,酌供各位參考與思考。最後,期許臺灣能有個永續的臺灣桌面應用自由軟體在地發展。

閱讀更多

0. 自由軟體:不只是軟體,更是一群人
1. 完善的 Linux 桌面電腦應該如此
2. Linux 桌面推行的基本條件
3. 臺灣自由軟體社群在地發展 - 困境與提案
4. 桌面應用自由軟體在地貢獻提升專案
5. 世上沒有免費的軟體,自由軟體亦如是(上)
6. 世上沒有免費的軟體,自由軟體亦如是(中)
7. 世上沒有免費的軟體,自由軟體亦如是(下)
8. 觀 COSCUP 2016 有感
9. 寫在 COSCUP 2015 之後
10. 一年
11. 社群的二三事
12. 真心徵求《中日韓越資訊處理》絕版書

2016年10月10日 星期一

Linux 桌面推行的基本條件

2012年 Linus Torvalds 在 Aalto University Center 接受提問時曾說過:"I started Linux as a desktop operating system. And it's the only area where Linux hasn't completely taken over. That just annoys the hell out of me. "
粗略翻成中文,是說「我一開始是把 Linux 用作桌面作業系統的。不過桌面是至今 Linux 唯一還未全面主宰的領域。那真的是讓我非常煩擾。」

2016年8月,時值 Linux 誕生 25 週年,Linus 接受  CIO 訪問時說:

"Despite the fact that I'm known for sometimes not being very polite to some of the desktop UI people, because I want to get my work done. Pretty is not my primary thing. I actually am very happy with the Linux desktop, and I started the project for my own needs, and my needs are very much fulfilled. That's why, to me, it's not a failure.

I  would obviously love for Linux to take over that world too, but it turns out it's a really hard area to enter. I'm still working on it. It's been 25 years. I can do this for another 25. I'll wear them down."

中文意思大略是「雖然大家都知道有時候我對一些桌面 UI 的人講話不是很客氣,但那是因為我想要完成我要做的事。美觀不是我關心的點。其實我對 Linux 桌面很滿意,而且我當初會開始做這個也是起於我自身的需求,現在幾乎我所有的需求都已經滿足了。那就是為什麼,對我而言,這不算是個失敗。

我當然也很樂意 Linux 能征服那個世界,但那卻是個很難進入的領域。我一直都在做。已經 25 年了。我可以再繼續做下個 25 年。我會磨到他們倒下。 」

Linux 桌面的金字塔結構

個人認為 Linux 桌面的推行,要完成一個金字塔的建構。
  1. 最底層是「能輕鬆取得預載 Linux 或方便安裝 Linux 的電腦」。
  2. 中層是「能開箱即用的 Linux 桌面環境」。
  3. 最上層是「能永續發展的桌面應用自由軟體專案和社群」。

只有這三層都能逐步建構起來之時,Linux 桌面才能有長遠的未來可言。

還請多多支持願意搭載 Linux 或熱愛 Linux 的電腦廠商,例如 Purism 的 Librem 系列、System 76、還有 Dell 的 XPS 13 developer edition。

也請多多使用 Linux 桌面、從使用中遇到的問題著手去協助改善桌面環境,讓「開箱即用的 Linux 中文桌面」有一日能成為可能。

最後是請一起集思廣益、並且動手作為來打造「能永續發展的桌面應用自由軟體專案和社群」 。

相關資料

1. CIO 對 Linus 的 Linux 二十五週年採訪:http://www.cio.com/article/3053507/linux/linus-torvalds-still-wants-linux-to-take-over-the-desktop.html
2. 個人想法《完善的 Linux 桌面電腦應該如此》:http://breezymove.blogspot.tw/2016/07/linux.html

ibus-array compile

Fedora 24 上面的編譯方式
1. sudo dnf install @development-tools gettext-devel libtool ibus-devel libsq3-devel
2. mkdir git
3. cd git
4. git clone https://github.com/lexical/ibus-array.git
5. cd ibus-array
6. ./autogen.sh
7. ./configure prefix=/usr
8. make
9. sudo make install
10. 重新啟動
11. 從系統設定的地區和語言裡面,找漢語(臺灣)下面的 Array 加入即可。


未來官方源碼更新後,就進到 ibus-array 資料夾下,git pull 取得最新源碼,重新編譯一下即可
1. cd git/ibus-array
2. git pull
3. make clean
4. make
5. sudo make install
6. 重新啟動

2016年10月8日 星期六

剛裝好一臺新的 Fedora 24

發現有以下系統安裝上的問題:
1. 安裝程式中的鍵盤一樣會先抓到「漢語」zh 鍵盤,但臺灣習慣看到的是「英語」en (US) 鍵盤,雖然兩者好像是一樣的鍵盤配置。
回報處:https://github.com/mike-fabian/langtable/issues/5

2. 首次登入 GNOME 時,輸入來源提供的是系統根本沒裝的「chewing」給你選… 而不是系統預裝的 ibus-libzhuyin 的「New Zhuyin」。
回報處:https://bugzilla.gnome.org/show_bug.cgi?id=772674

另外的問題有:
pcman-gtk2 檢視中的中英文字型用預設的思源黑體會有字型顯示上的問題,需要安裝 cjkunifonts 的 Uming,然後手動指定中文、英文字型才行。

2016年10月7日 星期五

Tar 裡面有這句話

「Cowardly refusing to create an empty archive」目前被譯者翻成「低調拒絕建立空白的保存檔」。

先不管保存檔、封存檔還是存檔好了,我們先來看看 Cowardly 在這裡扮演的角色。

首先程式類似操作者的奴僕,操作者為大人(Master)的情況下,奴僕沒有說拒絕的權利。為何要說 Cowardly refuse?正是這個道理,Tar 想要委婉地拒絕你,所以只好說我怕怕地、怯懦地、孬孬地拒絕你這項看似沒有意義的動作,也就是主旨「建立空白的封存檔案」。

這種情況就類似古裝劇中臣子跟皇上的對話,我們常聽到「微臣斗膽怎樣怎樣」,意思是我想要怎樣怎樣,但你是高高在上的皇帝,所以我會這麼跟你講真是因為我的膽子太大,是膽子這麼大才敢這樣像你請求的。雖然跟英文用詞相反,但建立在同個情境與意義上。

好比中文說「超酷的」,英文則會說「Cool enough」一樣。

所以,或許這句話可以改翻譯成「斗膽拒絕建立空的封存檔」更貼近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