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0日 星期一

Swag 的潮味

查了一下,隨著潮流文化,如嘻哈歌詞、韓流歌曲都開始用 Swag 這詞,代表的是「吸引力」「魅力」「潮」「酷」之類的意思,自 Swagger(動詞,搖擺闊步、自視非凡)轉變而來。

不過其實 Swag 本來就有自己的意思,名詞,代表的是贓物、偷竊來的物品。

所以這個意思在正規的字典中都查不到。


順帶一提,各 Linux 散佈版社群/發行廠商會把用來提升品牌形象的物品也稱為 Swag/SWAG,有人說這裡的 Swag 代表 Stuff We All Get,又有人說它代表 Souvenirs, Wearables and Gifts。

舉例而言,Red Hat 就有在賣 Swag,引用該網站上的文字「Branded merchandise (swag) is more than just pens and t-shirts. These products are a way to engage our audience in a brand experience. They drive awareness, recognition, and help us tell the Red Hat story. Good promotional items can deliver more impressions at a lower cost than traditional forms of advertising.」 ,可以看出他們講的 Swag 代表的是有品牌標記的商品,用來讓受眾對品牌更感興趣,主要是行銷、推廣性質。

在臺灣的日常詞彙對應中,這裡的 swag 大約就是大會攤位上發放,用來增進品牌親切感的「紀念品」了。

附:Red Hat 公司的 Swag 說明

Poedit on Wayland 之問題

總之,Gtk3 對 Wayland 的支持不知道哪裡有問題,導致 poedit 在搜尋與取代對話方塊中無法擺放游標,既然無法擺放游標,就不能打字,那就無法搜尋與取代了。

所以 Workaround 就是退回 GNOME on Xorg。

https://github.com/vslavik/poedit/issues/346

2017年3月11日 星期六

SELinux

常常看到有人說他把 SELinux 關了,這樣比較方便。
然而真的有必要嗎?我個人用 fedora 作桌面系統多年 (f15-f25) 的經驗而言,從未關閉過 SELinux,至今也無任何不良體驗,總覺得沒有必要。又想起下面經典的這段話:
「說真的,別再停用 SELinux 了。在你盲目將之關閉前,先學著該如何使用吧。
每當你跑 setenforce 0,Dan Walsh 就會在旁哭泣。Dan 是個好人,而他絕對不該被如此對待。」— stopdisablingselinux.com
供各位作決策時參考。

參考資料

https://stopdisablingselinux.com/

2017年3月5日 星期日

Repository 軟體庫、Package 軟體包和 Extension 擴充套件

雖說想要來談談 Repository、Package 和 Extension 的翻譯,不過開始之前還是先來瞭解日常生活中的語言我們都怎樣講的,清楚國語中實際的應用詞彙後,我們才方便討論這些外語。

日常生活中的用語

我想,就先從購買個 DIY 包講起,想 DIY 什麼都無所謂,不管你要組裝的是桌椅、櫃子、熱感應器、自動灑水系統… 什麼都行,總之就來想像一下這套流程,來看看我們所見的日常用語。

流程大約是:
  1. 先前往購物網站查閱所要的產品,例如椅子,下單。
  2. 網站把根據票單去倉儲系統的指定倉庫中找出這個廠商已經封裝成箱子的椅子DIY包,然後透過物流遞送給指定的收取處,你前去提領包裹。
  3. 你將包裹拿回房間,拆解包裝,拿出DIY包中的所有物件,包括分別包裝的套件、說明書、保固書等。
  4. 你根據說明書,將套件包拆開,取出內裝的零組件,逐步依照指示組裝成不同的部件,例如下盤的五爪輪子、可調整高低的中柱、椅墊與把手。
  5. 最後你將不同部件結合,終於成就了一張新椅子。
這就是你的DIY組裝之旅。

再來,我們來思想買車的情況,在選定車型、顏色後,車商會提供不同的配備與套件列表讓我們能進一步擴充車子的功能或性能,例如可以加裝智慧駕駛輔助套件、停車輔助套件… 等;尤有甚者,甚至提供可改裝、升級的套件,例如空氣動力套件等。

將詞彙整理與列出代表意義後可得到:
  • 物品 => 件
  • 零散的物品  => 零件
  • 組裝後可提供某功能的成套零件 => 套件
  • 將套件打包裝起來 => 套件包
  • 將最終可組成某產品之最低限度部件之眾套件包裝成箱 => 某產品的箱子
  • 廠商存放各種產品箱子的所在 => 倉庫
  • 擁有許多倉庫構成的貨品存放體系 => 倉儲系統
  • 將該產品的箱子或許多購買物品再裝箱後寫上收貨地址與收貨人 => 打包成包裹
我們能清楚日常用語都怎麼說之後,再來看怎樣翻譯 Repository、Package 和 Extension 就會更開朗許多。

論翻譯

在軟體管理領域的世界中,Repository 同真實世界一樣,是存放 Package 的地方,軟體們被打包裝箱封存成一包包的 Package,放在 Repository 中,即為箱子與倉庫之間的關係。

至於 Extension,是針對某個特定軟體,使其再擴增額外功能的軟體組件。

所以針對軟體管理系統的情境下,我個人會把 Package 說是「軟體包」,存放在 Repository「軟體庫」中 。這是畢竟直接說箱子和倉庫,會令人摸不著情境處在軟體管理系統下的頭緒,此時若譯者多給予提示說軟體箱、軟體倉庫則會好一些。此外,將軟體打包封存成一個個 Package 的動作,我們既然都稱之為打包,那麼說是軟體包就更直覺了;軟體倉庫也過於冗長,只要說是軟體庫就能表達。至於熱愛用套件比擬一切的朋友,我會建議用「套件包」搭配「套件庫」使用為佳;但不推薦,因為容易與資訊界中常講的其他套件碰撞,例如接下來要提的擴充套件就是一例。

那麼談及特定軟體中可額外擴增功能的 Extension,例如 Firefox、GNOME Shell 等的眾多擴充組件,我會直接說是「擴充套件」,除了表達出可以擴充原軟體功能外,也能直接對應到日常中相同情境的套件概念(如上述汽車的例子),讓讀者可以輕鬆體會。

註:在軟體管理領域之外,也有些軟體會把類似 module、extension 這種性質的組件稱為 package,這時翻譯為「套件 (包)」就不會失真,是合適的翻譯。

其他備考

Software suite 套裝軟體
Office suite 辦公套裝軟體

參考

1. 套件用法之產品網站:DIY 套件包
2. 套件用法之汽車網站:配備套件
3. 採軟體包描述之網站:鳥哥的私房菜
4. 採軟體包翻譯之介紹:pacman

延伸閱讀

1. 論 package 翻譯,套件與軟體包

2017年3月3日 星期五

Bug 臭蟲; Patch 補丁

Bug 和 Patch 詞語的形成年代可追溯至用打卡機打洞的卡片寫程式,再透過讀卡機程式輸入電腦執行的時期。

有時候會有惱人的蟲(例如蛾,有時甚至是老鼠)爬進機器中,導致運作錯誤,就得把蟲抓出來;或是打錯洞要把洞補起來,再重打對的洞之情況。這就是 Debug 抓蟲(動詞),和 Patch 修補(動詞)的由來。

Bug 自然是煩人的臭蟲(並非真的臭,如我們會喊「臭大雄」一樣),Patch 自然是修補上去的補丁。

若不懂歷史源流,也就不會翻譯 Bug 和 Patch 了。

參考資料

1. Bug: Why is a bug called a 'bug' ???Why a software patch is called a patch
2. Patch:  Why a software patch is called a patch

Distribution 散佈版 vs Release 發行(版)

Berkeley Software Distribution 或 Linux Distribution 等詞與所採用 Distribution 之始,當然是指 Software 的 Distribution,即「將軟體交遞至終端使用者手上的過程」,軟體的開發單位或發行單位集合選定的軟體後以特定模式(不管是何種媒體,如光碟或磁片;何種檔案,如源碼檔或二進位檔)將之散佈出去,至今最終演變成「一套軟體集合」之意。

Release 則是所謂的發行,即軟體開發單位或發行單位將上述的 Distribution 發佈給公眾的動作。

Distribute 這樣的動作也常見於各授權條款中,一般法律用語也都以散佈稱之。

因此,我會將 Distribution 翻譯為「散佈版」,Release 翻譯成「發行/發行版」。

註:「散佈」通「散布」。
註:有的人會將 Release 翻譯為釋出,然而釋出的「釋」著重於解開、放開的意象,例如我們日常會說,「有些人選擇放棄資格,所以又釋出了一些名額」,那是種原本被困住後來被放開的概念,所以我建議只有在類似情況才用釋出,諸如不公開的轉為公開,不開放的轉為開放…等此類。例,「傳 AMD 有意釋出其 CPU 之 Platform Security Processor (PSP) 源始碼(等同 intel 的 Management Engine),若真如此,則 Coreboot/Libreboot 支援有望」。

2017年2月12日 星期日

Copyright 著作權 vs Copyleft 著作傳

Copyleft says that anyone who redistributes the software, with or without changes, must pass along the freedom to further copy and change it. Copyleft guarantees that every user has freedom.

「Copyleft」一詞,是建立在 copyright 著作權保護基礎上保障自由的授權方式,但與常見的保留所有相關著作權利「all rights reserved」的專有授權方式相反,它授予公眾更多自由運用的權利,而且最重要的是「必須不能讓著作再度被專有保護起來」,所以稱之為 copyleft 的文字遊戲。這是因為 copyright 常見被用來表示作品受到著作權保護,而且作者保留所有權利,要取得授權請與作者聯絡的情況下;而 copyleft 則是授權公眾許多自由運用的權利,著作能永續保持自由不被封鎖,也可以直接取得授權無須先和作者聯絡,兩者相反。

一直以來在想 copyleft 怎樣翻譯才會貼切,最好也來個文字遊戲。最早想說 copyleft 的價值在於能讓著作永續流傳,所以想說可以是「著作續」,但沒有玩到文字遊戲,「著作流」又太讓人無法理解,會誤以為在講流派。

所以又想,copyleft 的 left 可以想作是留存的 left,或許可以稱為「著作留」。不過這樣就超譯了,而且甚至會讓人誤以為是著作人想保留所有權利的「留」,那是完全相反的概念啊!於是就這樣不了了之。

最近才想到「著作傳」,起因 copyleft 的概念就在於與常見 copyright 授權方式相反,旨在保障自由,可以任意使用、研究修改、再次散布(流傳)、改善並回饋社群,而「傳」一字剛好點出它和常見 copyright 授權方式「保留」的特質相反,點出永遠相傳、流傳,不再封鎖保護起來。此外,傳這裡念ㄔㄨㄢˊ,著作傳跟著作權剛好唸起來很接近,也確實,copyleft 授權方式必須建立在著作權保護的基礎上,和沒有著作權保護的公眾領域 public domain 或拋棄著作權是不同的,沒有著作權保護代表無法用授權方式實現「必須不能讓著作再度被專有保護起來」,此外,權和傳也是種發音類似的文字遊戲。至於有人將 copyleft 翻譯成「反版權」、「著作無」,那完全是錯誤的!無著作權的東西,或反著作權的東西是無法利用授權方式保持著作不再被封閉起來的!
[...] put it in the public domain, uncopyrighted. This allows people to share the program and their improvements, if they are so minded. But it also allows uncooperative people to convert the program into proprietary software. They can make changes, many or few, and distribute the result as a proprietary product. People who receive the program in that modified form do not have the freedom that the original author gave them; the middleman has stripped it away.

根本上,copyleft 的授權概念建立在著作權保護的法規之上才能成立,本身必須依賴 copyright 才行,實際上 copyleft 的概念並非和「copyright(受著作權保護)」相反,而是和「常見的 all rights reserved(保留所有相關著作權利)授權方式」相反,是錯誤運用的文字遊戲,會讓人誤解(如反版權、著作無這類翻譯,就是被錯誤的文字遊戲誤導,以為是和著作權相反,但並不是)。copyleft 的概念離不開 copyright,發音類似的做法反而是更貼切的文字遊戲。
To copyleft a program, we first state that it is copyrighted; then we add distribution terms, which are a legal instrument that gives everyone the rights to use, modify, and redistribute the program's code, or any program derived from it, but only if the distribution terms are unchanged. Thus, the code and the freedoms become legally inseparable.

因此,我會把 copyleft 翻譯為發音類似「著作權」的「著作傳」。

參考資料:What is Copyleft? by GNU Project

Pay what you want 隨心付

這個概念一直都不是突然迸出來的,而早已存在許久。

elementaryOS 團隊認為自由軟體應該大方收費,同自由軟體基金會與 GNU 專案的立場,但他們希望讓付費者自己支付他們想要付出的代價,自由地、隨心地、隨喜地付費,即使為零亦可。

我覺得 Pay what you want 這樣隨你付、隨心付的概念,非常貼近自由軟體本身的精神,即「自由」,以往的付費模式限制了使用者的支付自由,包括免費亦如此,隨喜付儼然是自由軟體精神的體現之一,賦予使用者自由支付的權利。

根據 elementaryOS 之前的《payment》文章指出,這個做法確實為他們爭取到不少資金,讓他們更可以全職投入開發。

比起自由捐款,自由支付或許會更貼近自由軟體一點,因為自由軟體並非免費。

我認為,未來自由軟體專案除了一些強調免費的佛心組織機構外(例如 LibrOffice、Ubuntu 等都明確指出他們要免費發行他們的軟體),或許隨喜付會成為未來的主流也不一定,畢竟捐款對使用者來說是階層較高的自我實現,但使用者付費一般在較開發的國家已是種意識,而且即使第一次、或沒錢時支付零元,但未來幾次、或有餘裕就會願意付款,長久下來也許就能讓想全心投入的開發者更有飯吃也說不定!

elementaryOS 團隊正在 indiegogo 集資,打算打造 elemantryOS 下的隨你付 AppCenter,讓獨立開發者能自由上架,使用者能自由付費。有興趣的朋友、想支持的朋友都可以前往贊助!

2017年1月9日 星期一

Fedora 25 發行同樂會

這次的 Fedora 25 發行同樂會於2016年12月18日舉行,地點在臺北的 A+A Sapce 共創共享互動交流空間舉行。活動上 Fedora 臺灣社群還提供一些披薩、可樂讓大家取用,一同分享 Fedora 25 發行的喜悅!


活動前準備中,畫面後方由左至右分別為 Fedora 大使 Cheng-Chia Tseng 與陳貴鑫

活動一開始先介紹了場地 A+A Space 的理念,是為了支持 The Zeitgeist Movement (時代精神運動)、Maker (自造者)、OpenSource (開源碼)……等共創共享精神的推展推廣,有許多採用開源軟體的藝術家都常在這裡發表分享,特別感謝場地主人 Michael Wu 對我們活動的支持。

Fedora 大使 Cheng-Chia Tseng 介紹 Fedora 臺灣的社群交流管道

再來 Fedora 臺灣大使 zerng07 (Cheng-Chia Tseng) 稍微概述臺灣 Fedora 社群的新聞,包括:
  1. 大使 freedomknight (陳貴鑫) 和 Red Hat 法務代表簽約,得到 fedora-tw.org 的商標使用授權
  2. Fedora 臺灣社群募委託軟體自由協會協助募款,目前募集到的社群資金尚有 4130 元。資金用途包括主機代管、網域、活動籌備代墊、大使舉辦活動的交通補助……等款項,所有花費都會定期公開
  3. Fedora 24 起雖然預設安裝 ibus-libzhuyin 智慧型注音輸入法,但無法在使用者登入後自動選擇,導致使用者仍需要手動設定,已向官方回報臭蟲 https://bugzilla.redhat.com/show_bug.cgi?id=1405709
  4. Fedora 在地化的部分,行列輸入法、大易輸入法、gcin 輸入法框架仍未得到妥善關照;pcmanx-gtk2 裝好後字型顯示會爆炸,使用者需要自行安裝 AR PL UMing 再手動指定中英文字型

目前 Linux 桌面應用界的最新動態:
  1. CrossOver 16 (based on Wine 2.0 beta) 可以跑 MS Office 2013 了!但尚未試驗過中文版是否能正常運作。生活中有需要的朋友可以自行購買 CrossOver 16,或研究 Wine 2.0 如何手動設置
  2. LibreOffice 5.3 可能會導入記事本工具列,可以調整成類似 Ribbon UI 的頁籤式工具列

Max Yi-Hsun Chou 分享他在矽谷生活的體驗
大略介紹完社群動態後,大使 Cheng-Chia Tseng 就把焦點轉交給 Max Yi-Hsun Chou 分享他在矽谷生活的體驗,主題主要在講如何在矽谷生活、交通運輸工具的選擇、朋友交流、所見所聞等,最後是重點:臺灣人如果想去矽谷發展,有人的連結「Connection」大概就能順利達成,矽谷有一些當地的臺灣移民都很願意提攜後進。

接著大使 Cheng-Chia Tseng 帶來主題分享《自由軟體運動與社群專案》── 以 Fedora 專案為例,分三個階段介紹:一、自由軟體運動簡史;二、所謂社群;三、Fedora 專案的運作模式概略。

 Fedora 大使 Cheng-Chia 展示 F25 的特色

介紹 Fedora Project 的交流管道

介紹 Fedora Badge 系統與 F25 Partygoer 授予
此外,他也介紹了 Fedora 25 對桌面端使用者的異動、Fedora Project 的交流管道、Fedora Badge 成就徽章系統,並提供本次 Fedora 25 Release Party 參與者申請專屬的 Fedora 25 Party Goer 徽章!大家也都躍躍欲試,不少人都被授予了徽章。


Denny Huang 介紹 SITCON Call for Paper 主題「Internet for next generation」
再來 Denny Huang 上臺介紹 SITCON 正在徵集分享,今年的主題是新世代的網際網路「Internet for Next Generation」,之所以選擇這個主題,背景起因於近期熱門的史諾登 Snowden 事件、稜鏡監視計劃(Prism)、美國大選與網路影響、WikiLeaks 等,網路已大幅影響人們的真實生活,其中包括資訊安全、網路隱私到知識私有化、網路中立性等問題,值得大家一同來探討。

Fedora 25 發行同樂會大合照。
畫面第一排中央為場地主人 Michele Wu;
大使 freedomknight 為第一排最右者;
大使 zerng07 為第二排藍衣者;
fedora 臺灣社群支援站管理員 WM 為第一排最左者
最後,大家在歡樂的氣氛中開放討論,一邊吃吃喝喝慶祝 Fedora 25 的發行!拍完合照後,結束本次的同樂會。

活動相簿連結:https://goo.gl/photos/9HAjBqCX7BNsojkx8

2017年1月8日 星期日

《自由軟體運動與社群專案》── 以 Fedora 專案為例


Fedora 25 發行同樂會的大合照
本內容是 Fedora 大使 zerng07 (Cheng-Chia Tseng) 在 Fedora 25 發行同樂會上的分享摘要,當天沒有參與的朋友可以透過摘要大略瞭解其內容。

這邊是投影片線上觀看。

臺灣 Fedora 社群

一開始先分享了臺灣 Fedora 社群的新聞,包括:
  1. 大使 freedomknight (陳貴鑫) 和 Red Hat 法務代表簽約,得到 fedora-tw.org 的商標使用授權
  2. Fedora 臺灣社群募委託軟體自由協會協助募款,目前募集到的社群資金尚有 4130 元。資金用途包括主機代管、網域、活動籌備代墊、大使舉辦活動的交通補助……等款項,所有花費都會定期公開
  3. Fedora 24 起雖然預設安裝 ibus-libzhuyin 智慧型注音輸入法,但無法在使用者登入後自動選擇,導致使用者仍需要手動設定,已向官方回報臭蟲
  4. Fedora 在地化的部分,行列輸入法、大易輸入法、gcin 輸入法框架仍未得到妥善關照;pcmanx-gtk2 裝好後字型顯示會爆炸,使用者需要自行安裝 AR PL UMing 再手動指定中英文字型

目前 Linux 桌面應用界的最新動態

  1. CrossOver 16 (based on Wine 2.0 beta) 可以跑 MS Office 2013 了!但尚未試驗過中文版是否能正常運作。生活中有需要的朋友可以自行購買 CrossOver 16,或研究 Wine 2.0 如何手動設置
  2. LibreOffice 5.3 可能會導入記事本工具列,可以調整成類似 Ribbon UI 的頁籤式工具列

進入正題《自由軟體運動與社群專案》── 以 Fedora 專案為例

Fedora 是一套以 Linux 為基礎的作業系統;Fedora 專案的核心價值為「自由。朋友。新異。第一。」(Free. Friends. Features. First.):
  • 自由,代表相信自由軟體和內容的價值,並且為人人都能使用、散佈的解決方案奮鬥;
  • 朋友,代表以社群的方式共同打造一套作業系統,並且和上游攜手緊密合作;
  • 新異,代表如果發現自由軟體什麼地方不好用、哪裡值得改善能讓整體更好、有效率,就會起身動手;
  • 第一,代表每次新發行都會收錄當下最新的自由軟體,所以想知道自由軟體界的第一手動態,採用 Fedora 就對了。

自由軟體運動簡史

再來他談到自由軟體運動的簡略歷史,起先1970年代微電腦發明,當時是個廠商普遍提供軟體源碼給大家使用的美好年代;但到了1976年,微軟的 Bill Gates 發表《致愛好者的公開信》(中譯原文)提及當時的電腦愛好圈缺乏優秀的軟體、書籍,是為什麼?許多人的軟體都是偷來的,硬體需要購買,但軟體卻變成某種大家共享的東西,誰去關心寫軟體的人是否得到回報?那麼之後誰會願意在沒有報酬之下去做這些專業開發?此後軟體授權方式逐漸「專有化」,限制軟體只能給取得授權者使用,不能給其他人用,此外使用者也不能散佈、修改、反向組譯、出租軟體……等。1980年代後電腦程式已成為一項營利產業。

1980年 Richard Stallman 當時在 MIT 的人工智慧實驗室上班,實驗室來了一臺 Xerox 全錄送的新雷射印表機,印表機很好,但卡紙時不會通知使用者。最糟的是如果有多人要印多份文件,只要在中間一份卡住,如果後面的人急著要,到印表機現場一看卡紙,要先解決卡紙後再繼續等列印,但如果等待過程中又卡紙的話……是種很令人崩潰的體驗。Richard Stallman 就是過來人,以前他們實驗室的做法就是直接去改軟體,讓印表機可以發出通知,但怎知道這次不管是廠商、還是開發印表機軟體的人都不願意給他源始碼修改,軟體的專有化令他非常失望。

後來他們實驗室開發社群的朋有不少被挖去 Symbolics 和 Lisp machines, Inc. 上班,糟的是 Symbolics 公司的軟體都轉向採用專有授權,他覺得社群被背叛了,於是幫助 Lisp machines, Inc. 的朋友寫出對等的軟體與之對抗。後來他覺得這樣做沒有太大效果,在1984年發表 GNU 宣言,GNU 專案是個自由軟體協作專案,目的是要打造一套完整的類 Unix 電腦作業系統;也在1985年成立自由軟體基金會 (Free Software Foundation) 為 GNU 專案提供技術、法律、財政支援。1989年自由軟體基金會發表了 GPL (General Public License) 自由授權方式的第一版,讓大眾能直接採用這個自由軟體授權用在自己的軟體上。

自由軟體的觀念與專有軟體相反,它不是要限制使用者,而是要讓使用者對於軟體有更多的自由,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具備四大自由:
  • 自由之零:可以依任何目的執行程式
  • 自由之壹:可以研究程式如何運作、並將程式修改以符合自身需求(程式源始碼能否近用是先決條件)
  • 自由之貳:可以再次散佈程式來幫助鄰居
  • 自由之參:可以改善程式、並將改善回饋給社群,讓整個社群均能因此受益(程式源始碼能否近用是先決條件)
1991年 GNU 專案幾近完成,只欠系統最內層的核心(又稱內核),這時剛好 Linux Torvalds 開發的 Linux kernel 可以補完,於是 GNU 和 Linux 合在一起成為自由軟體運動的濫觴。
講述自由軟體運動本質與普世價值之間的連結
自由軟體運動的本質在於「共創共享」,相信分享是所有人的連結、相信互助協作的力量,並且和普世的許多價值相通,例如「與你分享的快樂勝過獨自擁有」、法國大革命的「自由、平等、友愛」、大乘佛教「自利利他」精神等,都剛好能相互呼應,所以在世界各地逐漸推展開來。

所謂「社群」

第二個主題是社群,所謂的「社」去查教育部字典,可以知道意思是「傳說中的土地神」「祭土地神的典禮」或是「為工作、生活、或共同目標結合而成的組織、團體」,所以我們說「結社」就是這樣來的。新海誠2016年的作品《君の名は。》中提到的「むすび」剛好跟「社」是同個概念,むすび是土地神,古語叫產靈(唸作むすび),連接繩線、連接人與人、時間的流動都是むすび,這全部都是神明的力量。

解釋社群、むすび、git workflow 之間的交互連結
再深一點去看,會發現現在自由軟體社群熱門的 git 版本控制系統的開發過程,就跟むすび的描述一樣:我們做的結繩也是神的作品,正是時間流動的體現:聚在一起、成型、扭曲、纏繞,有時又還原、斷裂,再次連接,這就是むすび,branch、commit、push、clone、pull request、merge 等等,無疑是相同的概念。

當然從神道教的立場,萬物皆有靈,事物的推移有神明的力量在裡面自然而然,但我們若撇開這部分來看,確實社群的概念剛好跟むすび不謀而合;故事中相傳人們透過結繩(むすび)的力量最後終於擊敗了巨龍,其實就是指人們透過各種連結(社群、時間、神明)的力量擊避開了彗星碎片撞擊的災難。總結來說,所謂社群,其實就是各個有相同信念的人們聚在一起把想法編織出來的交互連結過程。

Fedora 專案的運作模式概略

最後第三個主題是 Fedora 專案的運作模式概略,Fedora 專案以一年兩次為週期發行新版本(約半年一次),先依照有心參與者的能力、興趣分組建構團隊,而各團隊之間的溝通、想法經驗可以自由流通,主要可以分成內容撰寫、設計、互動、作業系統開發、翻譯、網頁開發或管理這六大類。

Fedora 25 的發行規劃時間表
他們參考規劃好的時間表,提出開發異動然後去實現,各自努力、互相協調,在設定好的期限測試,若有重大問題經討論後則往後延期,最後工程委員會確認無重大問題後定案正式發行。

專案的運作則以公開透明 (Transparency)、功績主義 (Meritocracy)、盡早發表經常更新 (Release early, release often) 為原則,以 Fedora 行為規章為處事指導,以 Fedora Council、Fedora Engineering Steering Committee、Fedora Ambassador Steering Committee 的指引與支持下執行。

這些大致上就是 Fedora 專案的運作概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