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7的文章

Permission, 許可; Permission denied, 未獲得許可

圖片
軟體界的翻譯中,常見一項重大失誤,就是 Permission 的翻譯。

Permission 是 Permit 的名詞。

讓我們來看 Meriam-Webmaster 字典對 Permit 的英文解釋:
Transitive verb

1: to consent to expressly or formally
permit access to records
2: to give leave : authorize
3: to make possible
the design permits easy access
Intransitive verb : to give an opportunity : allow
if time permits
簡單說,Permit 對應到漢語就是「允許」「許可」「得以」的概念。Permission 就是得到允許、獲得許可、有了權利。你可以簡單把 Permission 想作是可以被授予的權利。

常見一個電腦語句說「Permission denied.」意思是對方拒絕允許你,你沒獲得許可,所以你被拒絕了。
不過常看到有人把 Permission 對應成「權限」,這會造成一些語句問題,我們先來看看教育部國語辭典上說什麼是「權限」。

權限:行事權力的界限、範圍。 《文明小史·第一七回》:「各人有各人的權限,他的壓力雖大,怎麼能夠壓得住我呢?」
所以這裡的限是指限制住的範圍,有權限,代表權力/權利上有所限制,有個界限,有個範圍
簡單說,權限,是權力/權利上的「限制」,詞義的重點在於限,權只是形容限。類似大限、侷限、界限、極限的構詞方式。

Permission denied. 等於沒有權力/權利做這些事,是因為有權限在的關係。所以,如果這句話硬要套上權限二字,可以換句話說是「不在權限之內」、「超出權限範圍」。至於「沒有權限」是錯誤用法,代表沒有權力/權利上的限制,亦即至高無上的權力/權利(Unix 風作業系統下即為 root 的超級特權身份);錯在於把權限當成了權力/權利,忽略了「限」字的存在。
有時候,我們會聽到有人講出「他沒有權限可以管我」,其實他指的是「他的權限讓他管不到我」(他有他的權限,所以管不到我)。此處的「沒有權限」應該要說是「沒有權力/權利」,因…

這幾天

這幾天打算把 Inkscape 網站平臺的翻譯翻完推回官方 (done. 2017/11/20),然後補一兩篇 GNU 網站上的翻譯 (2017/11/21 校對文章〈為什麼軟體不應該有其所有者〉; 2017/11/22 翻譯文章〈關於 GNU〉、〈GNU 歷史概覽〉)。

接著就會繼續《LibreOffice 排版設計》的翻譯了!

LibreOffice 6 的 Beta 都出來了,最近會先趕 6 的翻譯,然後接《LibreOffice 排版設計》。

打算是這樣。XD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之前看到賈伯斯傳,把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這段雜誌上最後一集告別作的話語翻譯為「求知若渇、虛心若愚」。

Stay hungry 類似孔子說「學而不饜」的不饜,但不僅限於學或求知,更可以是創作、發明、設計……任何事務。讀傳記,可知賈伯斯是半途輟學的人,只有對追求目標不滿足而已。
Stay foolish 類似蘇軾說「大智若愚」的若愚,但不單純是大智,而更可能是堅持或固執……等任何態度。 讀傳記,可知賈伯斯可是驕傲自滿的人,從不虛心。

所以,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這句話對於 Steve Jobs 本人閱讀時的理解,推論不會是求知若渴、虛心若愚。

或許可以新創個成語:不饜執愚、常飢常愚、又餓又笨、若渴若愚。

如果想要使用類似的古人成語,或許可以「學而不厭。愚公移山。」逼近之,但仍有差異就是。

附註 斯圖爾特·布蘭特(Stewart Brand)在接受德國一家叫《The European Magazine》的媒體採訪的時候也講到了他寫下這句話的原意:
The European: 你提到了關於驚訝和驚喜這樣的看法。記得在1974年的《地球概覽》雜誌的背後有這樣一句話:「Stay Hungry, Stay Foolish.「跟你剛才說的很像。是什麼意思呢?
布蘭特:它的意思是,你需要有像初學者那樣的心態去看待新事物。我們需要自信以及好奇心的結合。那是根植於我們天性之深處的一種機會主義 (opportunism),並且這是一種樂觀的心態。到現在為止,我還沒有因為我的愚蠢而死呢。我們還是繼續發揚這種精神吧,讓我們一起來冒險。這句話 說的是,我們的知識永遠都是不夠的,並且我們需要因此而做點什麼。有了這樣的心態,你就會打開你的心智,去進行探索。它還表示你要拋開那些社會結構以及意 識形態給你的解釋。我很喜歡你們跟Wade Davis的採訪。 他就講得很清楚我們為什麼應該讓原住民的文化保持原來的狀況。這也是Rosetta項目背後的想法。大多數美國人只會說一門語言,這是有很大局限性的。而 學會了多一門語言,你才會對世界上不同的人不同的思維更為敏感。我們需要擴大我們認知的範圍。我認為有很多種方式可以做到這一點:例如擁抱互聯網,擁抱科 學,經常去旅行,去了解那些跟你不一樣的人。當我20來歲的時候,我大部分時間是…

時間

圖片
時間,即「時」之「間」也,其如空間一同,有前後、上下、左右之立體三維,而人類之內在感知能力,僅能行走在時間的單向單徑之途,這便是人類所能直覺理解的時間。

上述解說可參見:


《金剛經》提及如來說法:「諸心皆為非心,是名為心。所以者何?須菩提!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之所以不可得,或許正是因為在時間裡,實無過去、現在、未來之分,只有存在之故。

================= 俺是分隔線=================

原先,打算花時間讀點書,準備個考試,接著往自己想走的方向邁進。前幾日,朋友忽然提及中國醫藥大學有為醫師、牙醫師開設的針灸訓練班課程(註:依行政院衛生署七十六年十月五日衛署醫字第六八九八二八號函,醫師或牙醫師執行針灸醫療業務須經中國醫藥大學針灸訓練班結業,始得為之);才突然驚覺,「對啊!這個資訊我以前就知道了,但怎麼沒特別注意到呢?」,追查之下,得知明年四月起在台中有第100期的研修班。「唉呀,這不就根我原先想準備的考試撞期了嗎?若無法參加,其一年一度之故,只能再往後年延,實為可惜!」

試著準備考試的這段期間,要重新複習國文、生物、普化、有機化、英文這些大學科目,而普化、有機化這兩者,是我在大學時期最無法聚精會神學習的科目;生物雖然不至討厭,但重新學習與背誦相當無趣;唸起來歡喜的唯國文與英文,可以不斷複習與練習。可考試需要的是所有科目都要達到一個水準之上,否則總分相同時依序比著重科目依然會落選。於是乎,我必須在上班以外時間內重學這些科目,甚至要加強不熟或無趣的部份,而讀著讀著,總是昏天暗地,一明眼又不知是何時。

思考到這,我便查詢了各家課程綱要,而有許多部份是我當初意想之外的安排,更覺若真如原設想,勢必學習過程中要費一番功夫在應付考試上,課程中還有一些先前已讀過的科目(雖皆及格,但實話說還不甚熟稔),而我是非常討厭應付考試的,亦不想在我覺得索然無味的課程再重踏一次路程,真不得已也,有無力感。

人生此來一遭,肉身有其絕期,何不把握現有的時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根據自己的想法學想學的東西呢?學習的路何其多,人的價值為何一定要走上規定的途才能被證明?人就在這裡,若不願被綁縛,須開創自己的路。

去吧!把時間浪費在心裡覺得更美好的事物上吧!讓心煩悶無味之事,不去做也罷!
或許,改從所及先開始吧!而其餘時間,那些令人內心喜悅的美好事物正等著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