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6的文章

blender 待處理的在地化/翻譯問題

需區分字詞 normal 目前沒有區分,但原文字串應分情境區分為法向、一般,兩者獨立開來給譯者翻譯
emit 材質時應該是發光,粒子模擬是發射,應獨立開來

待討論字詞 gimbal

使用問題 1. 中文介面無法在按下空白鍵後輸入指令,功能都變成中文了,打英文找不到功能。
問題:在中文界面下,應該用英文搜尋,還是中文搜尋功能?或者兩者都該支援?
如果是兩者都該支援,那麼可以來向官方回報,提請改善。個人覺得兩者都支援最好。


歡迎至本篇下回報你遇到的相關在地化問題,方便整理統整。
我會盡一己之力向官方回報,我會盡可能找空閒時間處理。

自由軟體是大家的,需要你我一同努力,未來才能有更好的自由軟體!

elementaryOS Loki 雜感

圖片
不管是虛擬機或實機上,只要在 elementaryOS Live 一啟動後,在「鍵盤=人類」圖案出現時隨意按下任意鍵進入,這時 installer 中選用「中文 (繁體)」界面去「安裝 elementary」、安裝過程中有啟用「安裝 elementary 同時下載更新」,安裝完後重新開機的系統中不管怎樣都是英文。去查詢一下安裝的軟體包,系統又說 language-pack-zh-hant language-pack-gnome-zh-hant 都已經裝了,system settings 系統設定值中也明確選了 Language: Chinese, Region: Taiwan,重登入後也都沒有任何反應;奇怪的是改成「日本語」卻能成功。應該是 locale 設定爆掉了。

如果乖乖在 elementaryOS Live 啟動後,等候「鍵盤=人類」圖案消失讓系統自己出現 installer 安裝畫面,安裝完後雖然一樣沒有中文,但只要要手動去系統設定值裡調整,後續就會是正常的!


這印象中是 ubiquity 很久以前的碼蟲啊… 遇到程式劣退了。

然後輸入法目前也還沒整合,是個問題…

想瞭解輸入法怎樣設定的話,請見 Ubuntu TW 論壇上這位 Hiunn-hué 大大的分享。
https://www.ubuntu-tw.org/modules/newbb/viewtopic.php?post_id=354780#forumpost354780

概觀使用感,整合度很高!差新入的 epiphany 沒有直接改名叫「網頁」。Geary「郵件」我也還沒時間翻完…

話說想支持在下的微薄貢獻可以投點錢贊助喔!XD 有興趣可以透過 Paypal 表示支持,帳號是 pswo10680 [At] hotmail [.] com 。

Regression 倒退、劣退

記錄一下個人看法,免得以後忘了。

Regression 是相對於 Improvement,中文語境就是退步之於進步。
Regression 不見得一定修正過往後又出現,只要是「原先好好的功能後來壞掉了」都算。
可以視為「退步」「退化」「倒退」。

其中,個人認為「倒退」應該是裡面最適合的,例如「文化上的倒退」剛好就跟這個意義差不多。

這幾天突然有個想法,或許 Regression 就叫「劣退」好了,有點像是「惡化」的感覺。XD 有把更差了的感覺講出來。

觀 COSCUP 2016 有感

圖片
COSCUP Flickr, BY-SA
很喜歡自由軟體,也崇尚自由軟體願意賦予其他人自由使用、研究、修改、再散佈的開放精神,所以我推廣 Linux 桌面和自由軟體。

不過這幾年來 COSCUP 界參加者的電腦已多半都是 Mac,但這無可厚非。使用 Mac 不外乎因為其設計新潮、硬體穩定、使用操作上不折騰、文化環境需求(例如公司指定、設計業界常用之類)等。畢竟使用 Linux 桌面的道路之難,有時候甚至難於上青天。

所以有句話說:「男人有錢會變壞,Linux User 有錢會投入 Mac 懷抱!」,因為同樣都是類 Unix 系統,還不用煩惱裝機遇到硬體問題,作業系統升級時一般也都很平順,隨機還有免費的 iWork 辦公軟體授權,更不用提硬體等級之高、開發環境穩定流暢、許多設計人士商業人士都用 Mac 等等。

然而,之所以 Linux 桌面重要,是因為自由軟體界的最新發展動態、和生態系統都和 Linux 桌面息息相關。就從各作業系統的生態系統來看,Linux 桌面都會搭載自由軟體,例如 LibreOffice、Firefox… 等,而非自由的軟體因為授權之故,不見得能容於各 Linux 散佈版本的軟體庫之中;也就是說 Linux 桌面是孕育自由軟體的一片沃土,原生且強勢的自由軟體能在這片土地中自由地成長、茁壯。

那麼自由軟體如果想到 Windows 或 MacOS 的土地上發展呢?當然可以的!但那裡的生態系已有許多原生的軟體在,也已佔好了各種生態地位 (niche),想要擠到生存的空間可沒那麼簡單。LibreOffice 難與 MS Office、iWork 競爭,Blender 也難與 3Ds Max 或 Maya 競爭,在該地的環境下(除了軟體授權這個基本因素外,更包括相關產業和教育界的習慣、動態等),新來的自由軟體很難和原有的強勢軟體競爭到一塊立足之地。若要打出一片天,當然只能發展還沒有相關軟體競爭的生態地位去做突破。

很多人很可敬的努力在專有的作業系統上推廣自由軟體,著實不易;但可想而知這樣的努力會是艱苦的、很難有速效或大效的。而且要和專有系統的生態環境打交道,通常推廣者都會以「免費的自由軟體」這個角度去推,反而讓大眾誤解了自由軟體,從錯誤的角度去認識自由軟體,到頭來花了軟體外的錢(例如教育訓練、系統轉移、後續維護…等費用)後,就用肺腑之言說「果然免費的最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