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徵求《中日韓越資訊處理》絕版書

因為來到 Linux 桌面,認同自由軟體運動的精神,遇到使用上的各種中文問題,讓我一直對於中日韓越資訊處理很有興趣。

一直聽聞《中日韓越資訊處理》一書和小林劍的大名,很想一讀。

記得大學畢業時後,剛好適逢國中圖(國立臺中圖書館)開放不久,前去探索時發現《中日韓越資訊處理》,便滿心歡喜的借了一陣子。

後來也去網路上查了二手書資訊,有看到露天剛好有人有賣,只可惜當時沒錢沒下標,而且還想說未來仍有機會到國中圖借閱。

接著當了兵,又回到了家鄉嘉義服務。然而 Linux 桌面下的中文問題還是依然存在,必須要做點什麼才行。

這幾天我剛從 fedora 23 用圖形界面方式升級到了 fedora 24,甚是開心。但又想到了中文問題,突然下了「fedora」和「 中文」兩個關鍵字,想知道能查到什麼。

發現很久以前,三秒緯對我的一篇訪問[1],轉錄並修整如下:

    他目前是中山醫學院牙醫系的學生,也是目前 Fedroa 台灣社群的大使。自己本身有參加許多的翻譯工作,像是 Ubuntu 的正體中文翻譯、Libreoffice、GNOME、Tryneeds 專案等等,他本身專注的工作就是在自由軟體的翻譯上。而除了自由軟體的翻譯之外,他也常常協助回報臭蟲 (bug),將有使用者可能也會遇到的問題找出來,然後直接回報給上游開發者或者是製作團隊。 
    他接觸到自由軟體的故事可以追溯到國中時期,那個時候因為老師有報告要做,而題目剛好是跟自由軟體有關,所以他才開始去找了跟 Linux 有關的資料。也就是在國中的時候(2003年),買了 Fedora Core 第一版的書,也可以說是他最早最早接觸到的 Linux 作業系統。接著,他因為這項作業而發現了 DistroWatch 網站,進而認識了一個 Linux 散佈版本的分支系統叫做 Knoppix,特點是不用安裝起來,只需要 Live CD 就能運作的版本。之所以重要就是它不會更動硬碟,因此可以方便試用、使用 Linux。接著,他注意到了有臺灣人自己(臺南縣網的 OSL3)製作的類 Knoppix 客製版本─B2D,所以也拿這個版本來嘗試了一下,就這樣愛上了 Linux 作業系統。
    不過真正要說深入投入自由軟體活動,則是要算在升大學的暑假那一年開始。他發現到臺灣有在進行軟體翻譯的總合平臺,也就是 OSSACC(教育部校園自由軟體數位資源諮詢中心)單位底下的 Tryneeds-Chinese 計畫,計畫的口號正是「Try 自由軟體怎麼可以沒有中文呢?」。那個時候 Linux 下有個燒錄光碟軟體 K3B,拿來燒 Live CD 正好用,可惜介面還不完全中文的,正好列在 Tryneeds 平臺中。所以從那個時候起透過這個平臺入了門,開始協助自由軟體翻譯。
    他認為自由軟體推動部份目前在台灣的阻礙是中文和輸入法的部份。在他的訪談裡,他提到:「我覺得阻礙發展大部分就是,因為可能軟體是外國人寫的,所以他可能不太注重本地常用的部分。比如說輸入法框架,有的中文輸入法上在應用上會遇到一些輸入問題、或是預設字型的狀態可能不太適合閱讀漢字,模模糊糊的,就是說預設狀況下不太良好、然後再一個問題就是,使用者不見得有能力把遇到的問題回報給官方,就算真的把問題回報了官方,但是卻不見得有他人有時間有能力去處理,我想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這些事情中尤其是中文輸入法部份特別嚴重,目前(2012年)台灣人能夠用的輸入法框架大致分為 ibus、scim 和 gcin。其中第一個 ibus 在好多個 Linux 散佈版本上都有各自的小問題,有些時候甚至嚴重到無法打字出來;而 scim 則是已經停止維護開發了;至於 gcin 是臺灣人劉德華自己製作的輸入法,算是比較符合臺灣人習慣的輸入法,但是這樣的情況造就其他 Linux 散佈版本在新發行的準備期間,並不會特別測試是否支援 gcin。所以 gcin 也必須要自己持續不斷地更新、維護去適應當時的狀況才行;而且如果官方沒有幫 gcin 維護打包的話,就只能仰賴少數有能力貢獻的自願人士來做。因此,如果要讓普遍的使用者都能享用這些,就必須靠那些少數人士來造福多數使用者。
  他因為還不是個會寫程式的人,所只能盡量以回報臭蟲和翻譯軟體來做出自己能力內的貢獻。他希望日後能夠有更多的人繼續投入中文環境的工作,尤其是輸入法更為重要。

讀完後,覺得經過了這麼多年後,整個 Linux 桌面中文化相關的生態環境大體沒有改善多少,一定是我的努力還不夠吧。去年起(見〈社群的二三事〉一文),已經深切感受到自己埋頭苦幹做翻譯是無法改變這個環境和氣氛的,決定努力改變自己的方向,轉為傳道、協調走向,也要多開發自己的其他能力作為最後的對策。因此我要認真地改變自己的貢獻方向,期待下個五年能看到一些變化。

雖然找到對的有心人來幫忙,這種適才適所的態度才是發揮最大效益的方法,也就是不該讓一位已專精某工作的人,為了完成某事又得從頭開始學習另一種、兩種、三種… 等他不熟習的工作,才能有效地、妥善地完成事情。

但最後的對策就是 ─ 如果真的各層面都無法有斬獲,也只能訓練自己來多做些什麼了,或許笨拙、或許沒有效率,但似乎這就是當下我接觸一些社群朋友後,他們對這塊領域的想法:「別問為什麼沒有人來做,你不就是沒有人嗎?」,或是「talk is cheap, show me the code」。

這些想法本身沒有問題,但我總覺得用錯時機而變成一種已經扭曲的反詰。我認為真正該做的,應該是幫忙把這些被詢問的事項明白地、清晰地、有條理地、公開地、大聲地幫忙宣傳出去,藉此去幫忙媒合到、找到「對的有心人」。我想當對方提出一些需要幫助的要求時,卻反問對方為何你自己不去做,似乎不是妥當的究竟做法。

說了這麼多,總結就是:我要開始逐步學習中文資訊處理的相關知識,如果能全面都略懂略懂,或許能更協助、甚至帶動這個領域改善。如果程式設計是必要的話,我也必當全力以赴。

在此,真心徵求《中日韓越資訊處理》絕版書,我打算從這裡作為開始的一部分。(當然如果求不到也不會終止我的起步,畢竟生命總會找到自己的出路的。XD)

如果願意割愛轉手賣給我這本絕版書,請利用 pswo10680 位於 gmail 點 com 的信箱位址與我聯絡,謝謝!;)

++++++++

後記,2016/08/30 日於露天拍賣找到 08/25 上架的二手書,已下標,標下我將從這裡開始。

1. http://www.freesoft.url.tw/index.php/2010-09-10-01-47-07-14/256-fedora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Render 翻譯

fedora 20 安裝指引

poedit 基本使用教學與 po 檔概念